严春宝:以史为鉴与历史虚无主义

严春宝:以史为鉴与历史虚无主义
谈古论今 唐太宗说:以史为鉴能够知兴替。问题是:什么是前史?以什么样的前史为鉴,才能为国家的兴替找寻出最适合的路途?在前史虚无主义如洪水般众多的现代,又怎么能做到以史为鉴?假如说遥 谈古论今唐太宗说:“以史为鉴能够知兴替。”问题是:什么是前史?以什么样的前史为鉴,才能为国家的“兴替”找寻出最适合的路途?在前史虚无主义如洪水般众多的现代,又怎么能做到“以史为鉴”?假如说悠远的古代史由于缺少了文献、征物而无法说清尚情有可原,面临才刚刚过去了七十多年的二战前史,却依然只能看到四处弥漫着迷雾时,前史在此又该作何解释?时至今日,日本对其在二战中所犯下的各种滔天罪过,仍抱持着含糊乃至否定的情绪。能够说,日本自1945年8月15日无条件投降以来的前史观,便是彻里彻外的前史虚无主义。为了否定、掩盖二战前史本相,日本可谓绞尽了脑汁:曲解篡改前史教科书、否定南京大屠杀、不供认慰安妇的存在等等,可谓作恶多端。对被侵犯国家的公民,连一句正式抱歉的话都吝于说出口。不只如此,日本乃至还将自己包装装扮成了一个战役的“受害者”。于是就呈现了这样的荒诞现象:日本老是抱怨责怪他人不愿宽恕它的前史罪过。问题是,身为施暴者连一句真挚抱歉检讨的言语都不愿说出口,作为受难者的一方,又该怎么给自己一个放心的理由?无检讨不前进,解铃还须系铃人,日本假如真想得到世人的体谅,与周遭国家达至永久的平和,那就唯有学习二战之后德国的情绪:正视前史、真挚抱歉、仔细检讨。我国本来是一个极为注重前史的国家,《二十四史》向世人展现了我国人绝无仅有的前史观:自“孔子成《春秋》而乱臣贼子惧”开端,前史就成为了限制统治者苛捐杂税的神器。但是让人感到吊诡的是,一旦进入抗战前史研讨范畴,连续了几千年的优秀前史传统,竟完全无法抵挡前史虚无主义的进攻,变得乱七八糟遍体鳞伤:现在所看到的抗战史,根本上都是碎片化了的、被从头凑集起来的前史。我国大陆近年来呈现的那些曲解前史、胡编乱造、过度文娱化的抗战神剧,所篡改的岂止是前史,更是对捐躯捍卫家国的先烈的大不敬。以过度文娱化的方法来描绘抗战史,不是典型的前史虚无主义还能是什么?连官方的所谓“正史”,也都在不同程度上感染了恶习。迄今为止,海峡两岸对立战史进行表述时,仍没有构成一致完好的抗战史。正如意大利哲学家、前史学家克罗齐所说的那样:“全部前史都是今世史”,横亘在两岸之间的政治问题,阻止了我国抗战史的一致。但是,前史的本相不可能是选择题。假如两岸让政治的不合掩盖前史的本相,自己都不能安然面临自己的前史,又怎么能让施暴者赔礼抱歉、诚心悔过?上一年,大陆与台湾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了引人注目的前史性会晤,中领导人在回应马英九有关抗战史的问题时,曾明确指出:“两岸两边应该支撑鼓舞两岸史学界携起手来,同享史料、共写史书,一起宏扬抗战精力,一起捍卫民族尊严和荣誉!”这关于实现以客观、公平的情绪对立战史打开全面的研讨,无疑供给了新的思路。在大陆官方的传统教科书中,抗战包含了两个战场——共产党组织的敌后战场和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,两个战场相互配合、一起组成了我国战场。现实上,除了国内的两个战场之外,还存在着教科书上一向未被正式提及的抗战第三战场——由身居海外数百万侨民所组成的海外战场。我国之所以能以积贫积弱之衰落国力,独立抗击其时的国际强国日本长达十年之久而没有倒下,与海外战场的全方位援助密不可分。笔者始终认为,海外战场的存在有着雄厚的前史现实为根据。首要,海外战场为我国战场供给了强有力的经济保证。海外侨民的捐款、认购公债以及数量巨大的侨汇,成为其时国民政府极为重要的外汇来历,它不只填补了我国对外贸易中的巨额逆差,还起到了稳固国民政府法币币值、支撑战时经济、防止经济溃散的巨大作用。此外,海外侨民还有很多捐款经过各种渠道,直接汇寄到了香港八路军办事处和宋庆龄所领导的捍卫我国同盟,以及广东、福建等地的戎行和慈悲集体。这些都没有被归入国民政府的计算数字中。除经济援助抗战外,海外战场还直接捐赠了很多的军需战略物资,如飞机、坦克、轿车、衣物、药品等等。海外战场对我国战场的支撑,当然并不局限于经济和战略物资的援助,很多海外侨民更是直接回国参战,组成了医疗队、救护队、服务团等。据广东省侨委会计算,抗战初期回国参战的东南亚华裔,仅广东省籍的就有4万余人。南侨机工更是可谓侨民回国参战的最典型代表。抗战初期海外战场的存在价值,首要表现在对我国战场的经济、物资援助上。跟着抗战形势的进一步恶化,海外战场也逐步改变成了抗战的主战场。日本狙击珍珠港后南下侵吞东南亚,东南亚各地的侨民纷繁拿起兵器、组成抗日装备,与日军打开了殊死反抗。如“星华义勇军”“马来亚公民抗日军”、盟军136部队的我国龙组、“菲律宾华裔抗日游击支队”等,不只直接冲击了日军,也牵扯了适当一部分的日本兵力,无形中减轻了我国战场的压力。抗战成功至今,抗战的前史却依然没有完结一致。前史不是一个任人装扮的小姑娘。要真实做到以史为鉴,一起完全清算前史虚无主义对前史研讨的误导,就必须遵循前史现实,尽可能完好地复原前史。假如研讨前史却不遵照根本的前史本相和现实,这样的前史研讨还有多少含义?这样的前史观又将会给后人带来怎样的损伤与诈骗?作者是海南师范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讨院海南省中特中心研讨员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